亨嘉之会,共话一级市场股权退出之“熵”

2010年以来,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备受关注,伴随投资热情高涨直到2016年达到峰值,然而在市场周期性的变化下,2017-2018年投资交易持续下滑,随之而来的是股权退出成为市场主流。在当前的经济形式下,几乎所有的私募基金都在思考一个问题:如何退出?


5月30日,北拓资本联合混沌创友交流私享会,邀请多位知名股权投资人,以论坛的形式,探讨当下股权退出格局、挑战与突破。青年才俊共聚一堂,分三大环节,共话一级市场股权退出之“熵”。

 

微信图片_20190605142326.jpg


论坛开场,混沌创友会副秘书长唐锦对到场的所有同行专家表示欢迎,北拓资本创始合伙人朱正国介绍了北拓资本的基本情况。


朱正国表示:“作为定位「以股权服务为中心的企业服务提供商」,北拓资本从2015年新三板市场逐步进入私募市场,不断丰满产品线,目前已累计完成超过350亿人民币的交易规模,特别的在一级市场老股交易退出方面,已完成22例,对应交易规模近35亿人民币。


微信图片_20190605142330.jpg


1

母基金视角下的一级市场老股退出迷雾


星界资本金进贤先生向大家介绍了当下中国和全球股权资本市场的退出情况。


在退出方式上,全球美元VC和Buyout投资市场以股权转让为主;中国股权投资市场退出方式以IPO和股权转让为主。目前退出项目主要来自于互联网、医疗健康、IT等行业,集中于北上广和长三角地区。


微信图片_20190605142454.jpg


2

老股退出规划中的未雨绸缪与当下挑战


会中,微影资本张熠、联创永宣王宇航、真格基金张子陶、愉悦资本李潇、星界资本金进贤五位嘉宾,分别代表不同阶段与风格的GP,以「圆桌论坛」的形式,就「在当前的经济形势下,各个基金如何思考各自服务策略」的问题进行了深刻探讨。


五位嘉宾围绕并购退出机制、退出决策、投后管理等方面话题,各抒己见,倾心交谈;同时,嘉宾也分享了各自在职业生涯中经历或见证的退出案例,让干货分享充满新鲜活力。


微信图片_20190605142505.jpg


“退出才能活下来而不是活下去”

 

相较于美元基金,人民币基金的存续期限较短,多是“3+2”、“5+2”或“7+2”模式,国内大量的基金诞生于2010年-2014年,截止目前已经面临到期。再加上前几年由于新三板的蹿红,约有6000亿基金陆续发起,同样面临退出压力,私募股权退出的迫切更加升级,然而退出路径单一却成为行业公认的最大难题。

 

“退出不是点的问题,是面的问题”

 

从行业来看,2018年中国股权投资市场退出项目主要分布在互联网、医疗健康、IT、金融、电信及增值业务、机械制造等行业;从地域来看,2018年中国股权投资市场退出项目主要分布在北京、上海、江苏、浙江和广东等地区。


一方面,IPO、并购的相关政策都不稳定,另一方面IPO神话走下神坛,并购又面临机制不完善,股权转让开始被市场广泛关注。

 

“投资是徒弟,退出才是师傅”

 

我们不得不承认的是,在“募投管退”四个关节里,退决定成败,尤其是当下并不乐观的经济背景下,更需要清楚只有退出才能活下去,而不是活下来。


在尝试已有的退出方式的同时,也要积极寻找新的退出路径,比如成立S基金、控股型公司等方式自力更生,也是需求突破的路径之一。


3

打破困局,探索老股退出新路径 


来自北拓资本的合伙人汪少炎和创始合伙人黄少东作为本环节主讲嘉宾,分享了有关于当下一级市场老股退出路径的创新思路:

 

汪少炎从三个方面讲述了他对于老股退出的看法:

第一,要「自觉觉他」,股权市场投资人要有感同身受的能力,方能自渡渡人;

第二,「新故相资而新其故」,当前IPO财富神话已走下神坛,退出路径势必将多元化和专业化,新GP、新LP新投行势必产生,新周期也正在不断构建中;

第三,「向何处退——与时逐而不责于人」,只有研究经济规律,把握住稍纵即逝的商机,运用产品化、专业化的金融工具,方能找到新方向。

 

黄少东则分享了北拓资本的产品案例和组织模式。从产品来看,北拓资本倾向一级市场股权转让、多方博弈下的复杂交易;精品案例中,北拓「新老股搭配」体现出顺时应势、借道新股的思想;「纯老股转让」则体现出精细定价、深度共识的重要性;北拓老股转让的大数据反映出初级市场中的多元场景。


微信图片_20190605142511.jpg

 

活动结束后,到场嘉宾纷纷合影留念,意犹未尽地表示此次私享会干货颇多,获益匪浅。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新闻资讯 使用条款

2017 北拓资本保留所有权利/京ICP备14062306号
技术支持/澄诺品牌